污链接点开就看不要下载

咪乐|直播|下载app视频免费最新 更难能可贵的是,周恩来同志一生始终做到坚持真理、修正错误,言行一致、表里如一,成为弘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的杰出楷模。

*** 战船长达三十多米,共三层,有两个桅杆,外有结实的护拦,船头包着铁皮,并且驾有火炮,毅然是一座海上的城堡般。

顺着珠江驶入海的时候,望着那无边无际的大海,令人感到了一种渺。

却不知道是不是老朱看到了这浩瀚的海洋,产生了一种畏惧心理,从而才选择实行海禁,让大明跟这充满着未知的大海隔绝。

在海处,停泊着很多船只,这时很快就汇聚到了一起。船头有人挥舞着不同颜色的旗子,船只按着旗语指令而行动,很快便以一字队往着东北方向航行。

大明的海岸线是外孤线,所以两地的往来,常常地是以东北或西南走向。

这支船队由战斗船和补给船组成,战船航行在最前方,主要是以中型为主,有二桅炮船、苍山船和海沧船等。

林晧然等举人乘坐的大船跟随战船后面,受到了重点保护。

待到夜幕降临的时候,船队便会进行休整。

在茫茫的大海中是不能抛锚的,要在近海或海岛附近才行。从广东到江浙这条航线,这些水师自然早已经有着详尽的海图,倒不用担心找不着停泊的地点。

当天傍晚便停泊在一处海湾,海水清澈,有海鸥在柔软的沙滩中觅食,呈月牙形状。船只仍然是以一字排开着,同时有船在旁边警戒着。

虽然是警戒,但大明水师威名在外,至今都非尝一败,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海盗敢打他们的主意。何况海盗和倭寇追求的是货物与钱财,断然不会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蠢事。

林晧然一帮举人居住在二楼,只是由于房间有限,所以安排了四人一间。至于所带的随从,甚至连床都没有了。

美艳女生像花儿一样的灿烂

航行数日后,大家那股新鲜劲早已经过去,漫长的寂寞旅行便宣告开始。

林晧然单凭着解元的身份,自然很难成为这个举人团体的头目。但他不仅在文坛有才名,而且恩师尹台对他青睐有加,故而最桀骜的广州府举人对其亦是敬重有加,皆以他为首。

先前有着粤西、粤东和粤中等区域划分,但这些隔阂此时通通消失于无形,被“同乡”这亲切的词儿联系到了一起。

此次赴京有数千里之遥,难免需要相互扶持,故而都很是珍惜这份情谊。何况将来都是官场中人,需要相互照应,这才能在官场中谋得生存。

特别现在的朝堂,对同科和乡党的关系最看重。

像当朝次辅徐阶,本是松江府人,但以躲避倭寇为借,将他在吏部登记的户籍从南直隶转到了江西,跟着严嵩成了同乡,成为了江西乡党的一员。

正是如此,这帮举人都已经放弃了先前的成见,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广东乡党。这些天几乎每天都聚会,一起饮酒行乐,以文会友。

林晧然很快就跟大家混得老熟,发现这帮举人很有意思。有真正的书呆子,有潇洒的公子哥,亦有才高八斗的才子。

但不是人人都贪图行乐,很多举人从从上船的那一刻,便已经投入于温书中。

虽然离会试还有四个月,但除去赴考要花费的时间,其实给他们真正安静备考的时间并不多。所以很多举人抓紧着时间,投入了备考之中。

尽管考中举人,便已经等同于挤身统治阶层,能够一辈子衣食无忧。但想要过“黄金屋,颜如玉”那种奢侈生活,则还需要再努力一把。

届时,二京十三省的数千举人角逐三百个进士名额,这亦是一场不亚于乡试的竞争。

跟着林晧然同室的陈青书,便是这么一个用功的书生,几乎都没怎么参加聚会,更喜欢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用功温书。

当然,这帮举人不再整天锁在屋里,亦会抽些时间会友畅谈。

由于会试启用的是十八名同考官审卷,所以原先乡试审卷时间不足的问题,在会试中将不再存在了,故而三场考试的试卷都会仔细阅读,后面的五道时政策亦变得重要。

特别主考官是朝廷大员,目光和眼界比较高远,可能亦会意识到八股取士的弊端,所以难免会偏向于以策取士。

正是如此,到了会试这个层次,八股文写好固然重要,而策论亦要开始准备,特别最重要的殿试上还只考策论。

这些举人坐在一起,便是谈论起时政问题来,自然难免讨论起如今最热门的倭寇问题。

林晧然特别留意了一下,发现他们太多是支持朝廷的政策,将沿海的民众进行内迁、集中力量歼灭倭寇于海上等。

“肉食者鄙,未能远谋!”

跟林晧然同室的江宁对着这种言论,却是挥动着扇子冷哼了一声,并没有熬到那些举人堆了,隐隐透露着一股高傲。

对于这种议论的氛围,林晧然亦不甚喜欢。虽然这些举人是大明最有学识的一波人,但有些观点确实很是幼稚,或者只能照本宣科。

待到船停靠在某个海湾时,林晧然便带着同室的三个举子一起到甲板上,打算来一场海钓,同时让下手搬出烧烤架子。

夕阳下,波光粼粼,偶有鱼儿跃出水面,远处在海鸥在余辉中翱翔。

林晧然将准备好的鱼钓串上鱼饵,然后利索地抛入海中,准备等着鱼儿上钩。

“老大,这个怎么弄啊?”杨富田对着渔具束手无策,那张胖脸露出一个讨好的微笑。

林晧然有些无语,这货都已经是举人了,但连钓鱼这些简单的事情都不会。但没有拒绝,帮着他将浮标调整好,并串上鱼饵。

钓鱼是讲究人品的行当,特别还是这种极讲究运气的海钓。

在这个时候,林晧然突然又怀念起虎妞那个丫头。若是那个丫头的话,大概就不用担心晚饭的问题了,那个丫头怕早就吊起鱼杆取鱼了。

令他感到无奈的是,虽然他第一个开始垂钓,但他的人品似乎不怎么样。第一个钓到鱼的却是来自潮州府的公子哥江宁,一位风度翩翩的死愤青。***

Back to Top

百度